厦门大学百科

广告

你知道易中天与萝卜的故事吗?

2011-10-26 01:11:04 本文行家:zebra-28

易中天说:“我是一个大萝卜,一个学术萝卜。萝卜有三个特点,第一是草根,第二是健康,第三是怎么吃都行。你可以生吃,可以熟吃,可以荤吃,可以素吃。而我追求的正是这样一个目标,老少皆宜,雅俗共赏,学术品位,大众口味。

    

年轻时的易中天年轻时的易中天

       1965年9月17日, 我们满怀着“ 解放全人类” 的勃勃雄心,乘坐同一专列从武汉支边进疆,分配到新疆兵团农八师莫索湾垦区成了军垦战士。

  莫索湾地处天山以北,准噶尔盆地南沿,是5 0年代末期从戈壁沙漠中开垦出来的处女地,离石河子市有9 8公里。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:沙漠、盐碱地、戈壁、白杨、条田、地窝子、红柳。这里有活着一千年不死,死了一千年不倒,倒了一千年不烂,树干粗过树冠的胡杨林。这里没有四季之分, 有着长达半年(每年1 0月底至来年5月初)最低温度可达零下4 0度的寒冷冬季,也有着最高温度可达零上4 0度的炎热夏季。昼夜温差极大。那时的“ 农工超男” 易中天, 曾冒着“ 风头如刀, 面如割” 的寒风拉过每车超过500公斤黄沙的架子车;曾在结了冰的棉桃上抠过棉花;曾在蒸笼般的庄稼地里掰过包谷棒子, 收割过小麦; 曾在疙疙瘩瘩的田间跪爬着定过苗,拔过草;曾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一手提马灯,一手拿铁锹浇过水, 守过夜… … 那时的易中天一餐能吃一斤半包谷馍。大碗喝酒,大块吃肉,大声吼叫,大步走路。到哪里都是一个壮劳力。
  “江南好,风景旧曾谙,日出江花红胜火,春来江水绿如蓝,能不忆江南?”这首词曾是我们这些游子的梦中吟。那时虽然有规定可以三年探亲一次,但在那动乱年代,在那“天高皇帝远”的沙包窝里仅是一纸空文。即使有极少数“表现好的”享此殊荣,但短短的一个月假期(那时交通不便,往返路途就要八九天)又岂能弥补亲情的伤痕。由内地通往新疆的铁路线上不知洒下多少亲友的眼泪。这其中又尤其湖北人思家念骨最切。在新疆,不管你是黄陂的,新洲的,还是武汉的,只要听到带有南方口音,都感到分外亲切。都凑上去聊几句。
  “老乡见老乡,两眼泪汪汪”这不是春节晚会上的一句笑话,这确实是常年生活在异乡的人们情感的真实写照。人们为了互相寻求精神上的慰藉,每逢节假日聚在一起,互诉衷肠成为一种习惯。中天是我们每聚必到的挚友,是最受欢迎的座上宾之一。
  当年的易中天,每逢外出,总是干净而朴素。冬天常常穿一件蓝咔叽布的长棉大衣,靠上面有两个护手的大荷包,一双黑色的皮鞋擦得干干净净;夏天总穿一套细帆布的工作服,足蹬一双翻毛皮鞋(夏天公路上常积尘盈尺)。不足一米七零的身高,却显得很壮实,略显稍大的头颅上有一双明亮的眼睛,只有从他那嘴角常带着的调侃微笑中,才显出他的聪明睿智的书生本色。他的记忆极好,谈吐幽默,又乐于助人,用老乡们的话来说:“他蛮合群”。
  近来,易中天说:“我是一个大萝卜,一个学术萝卜。萝卜有三个特点,第一是草根,第二是健康,第三是怎么吃都行。你可以生吃, 可以熟吃, 可以荤吃, 可以素吃。而我追求的正是这样一个目标, 老少皆宜,雅俗共赏,学术品位,大众口味。”中天对萝卜情有独钟,这不是近几年的事,想起来,早在三十多年以前, 他就是“ 品” 萝卜的高手, 当然, 那时他不是作为“ 学术萝卜” 让别人去“ 品” , 而是他“品” 萝卜。
  那是1 9 7 2年1 1月5日,是我老大周岁生日,免不了要请老乡来家聚一聚。当时是计划经济时代,各类物资匮乏,就是团部商店,也只有牙膏,牙刷,草纸,油、盐、莫合烟(新疆当地产的烟叶)等日常生活用品,连香烟、糖也不多见。不用说什么生猛海鲜,甚至连现在上不了酒席的花生米也买不到。虽然我们夫妇早有准备,但仍为下酒的几样凉菜发愁。恰逢中天、亭立早早赶过来帮忙,中天说:何必为这点小事犯愁,用萝卜至少可做四样凉菜! (新疆这地方,只要有水,什么东西都能种出来,这里长的白萝卜,一般都在3公斤以上,水灵灵的, 特别香甜。)按中天的方法, 大家一起动手, 把大白萝卜分别切成丝、条、片、丁, 分装成四大碗,再分别拌上醋、糖、辣椒粉、花椒粉,分别放上一些芹菜叶、胡萝卜丝,最后浇上滚烫的清油。一会儿工夫,四大碗色香味俱全,酸、甜、辣、麻口味各异的下酒菜就端上了桌。加上胡萝卜块烧成的一盆油炸排骨,用白萝卜煨的一大罐鸡汤,外加大葱炒鸡杂和几样小菜,这一餐萝卜宴显得特别丰盛,喝着早已备足的高梁曲酒,老乡们吃得特别尽兴,赞不绝口!我忙说:“这有中天一半之功也!”
  “品萝卜”与“品三国”看似两回事,其实异曲同工。一本三国演义,世人已经品了几百年,是大众所熟知的古典名著,而经易中天娓娓道来,品得有滋有味。老少皆宜,看似容易,而要处置得当,需要极大的功夫。若自己没有渊博的知识,不深得其中味,又岂能让观众听得有味?这正如普通之极的萝卜,千百年来,人们天天在吃,而要吃得有滋有味,吃出不同的花样来,则非有一个调味的高手不可。
  三十多年后的易中天自称“ 萝卜学者” , 照我看来, 一是不忘自己的平民身份, 二是以雅俗共赏的方式,帮助大众共同分享中华民族深厚的文化底蕴。这“萝卜学者”的谦称,实乃意味深长。

参考资料: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